首页 分类 历史军事 贞观憨婿

第619章 恨铁不成钢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6988 2021-06-25 06:27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贞观憨婿 木子小说网(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615章

  李泰到了宗祠这边,就要去揍李愔,但是被李道宗抓住了,他可不能让李泰去打,现在都已经关住了,还去打,到时候出了事情,自己可是需要负责任的。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去打他干嘛?不管他犯下什么错误,现在都已经关了,你还去打,这样有点欺负人了,好了,青雀,听皇叔的话,回去!”李道宗劝着李泰说道。

  “我可不回去,我今天非要收拾他,他算什么东西,还敢说我姐夫,说我姐夫没资格喊父皇,他算哪根葱?”李泰火大的喊道。

  李道宗一听,也很震惊,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泰说道:“你说什么?他说慎庸没资格喊父皇?他说的?”

  “你说呢?要不然我来这里干嘛?我闲的吗?皇叔,你让开!”李泰盯着李道宗说道。

  “不成,这样更加不成了,我可以让你去看他,但是你不能进去,更加不能打他,要不然,我没办法给皇上交差,要不然,你就不要进去!”李道宗看着李泰说道。

  李泰一听,还是有点不愿意。

  “进去说说就行了,毕竟你们是兄弟,范不着这样,虽然他说话很过分,但是现在已经受到了处罚了,再去打,真不行。”李道宗继续劝着李泰说道。

  李泰没办法,只能点头。

  很快,李道宗就带着李泰到了宗祠这边的房间。

  李愔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怎么也想不明白,因为一点这样的事情居然被贬为庶人了,还要流放到南方去。

  “李愔,你个混蛋,你过来!”李泰到了牢房门口,看到了李愔坐在那里,马上喊道。

  李愔一听,抬头一看,发现是李泰,而且表情非常的狠,好像是要收拾自己一般,他那里敢过去,只能站在那里。

  “我姐夫你有资格说?啊,你现在才没有资格喊父皇,你个混蛋!”李泰指着李愔喊道。

  李愔听到了,愣了一下,好像是,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喊父皇了。

  “还说我姐夫没资格,我姐夫为了大唐办了多少事情,今天是有皇叔拦着我,不让我进来,你给我等着,等你到了南方,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个混蛋,还敢欺负我姐夫,现在我姐不知道,我姐知道了,非要弄死你不可!”李泰继续指着李愔说道。

  “好了,青雀,少说两句,我估计啊,他也是糊涂了!”李道宗站在后面,劝着李泰说道。

  “我管他糊涂不糊涂,说我姐夫就不行,你给我等着,早晚弄死你!”李泰继续指着李愔威胁说道。

  此刻李愔都快哭了,真的要哭了,这会他知道害怕了,成为庶人后,自己什么也不是,到时候谁都可以欺负自己,别说李泰,就是一个小小的官员,都能够把他玩死,当然,杀是不敢杀,但是李泰绝对敢杀,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四哥,我错了,我说错话了,求求你,放过我,帮我去父皇那边求求情!”李愔此刻哭着说道。

  “我给你求情,我求情弄死你还差不多,这会知道怕了,晚了,你给我等着就了!”李泰说着,一拂袖,转身气冲冲的走了。

  “诶!”李道宗也是叹气了一声。

  “皇叔,救救我,救救我!”李愔马上央求李道宗说道。

  他知道,李道宗是皇帝信任的人,再说了,这里也没有别人,现在能求的,也只有他了。

  “你求我?你得罪了慎庸,你求我?如果我不是惯着皇族,我都要收拾你,什么玩意?嗯?你比得了慎庸?”李道宗也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了,不想搭理他。

  这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帮他也没有用。

  而在李恪这边,李恪得知了韦浩会帮忙在李世民那边说说,但是效果如何,韦浩肯定是不会保证的,李恪只能感谢,接着去外面弄了一些吃的,就直奔祠堂这边。

  “三哥,三哥,救救我,救救我!”李愔一看李恪过来,马上就到了栅栏这边,央求说道。

  “嗯,现在知道害怕了,之前我劝你的时候,你不是很厉害吗?谁都不怕,说父皇不会收拾你,现在你看看,父皇收拾你吗?这一收拾,你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李恪此刻平静下来了,事情已经这样了,自己该求的人都已经求了,结果怎么样,自己是不能左右的。

  “三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在父皇面前帮我说几句!”李愔继续央求着李恪说道。

  “别和我说,我没办法帮你,我也帮不到你,上次你弄兵器的事情,是慎庸帮你办的,没想到,还帮出个仇人出来了,现在,你让我怎么帮你?”李恪摆手说道,接着把那些饭菜拿出来!

  “三哥,我去给姐夫道歉,我去道歉还不行吗?”李愔继续哭着说道。

  “晚了,当初说你你怎么不听呢,现在还想着道歉,谁差你的道歉啊,谁敢接受你的道歉啊,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让慎庸给你恢复亲王爵不成?可能吗?谁还敢帮你了,到时候你反咬人家一口怎么办?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好好吃东西,天气暖房了,去南方吧,到时候好好活着,过几年等父皇气消了,我们再去求情,现在,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李恪火大的说道,恨铁不成钢啊!

  “三哥,你要帮帮我,你去找娘,让娘去找父皇求情,父皇肯定会放过我的!”李愔还在那里哭着说道。

  “不可能的,娘可干涉不了这样的事情,再说了,父皇也不会听娘的,你就安心在这里待着,我会给你想办法,但是现在只能求慎庸,慎庸也答应了,只是能帮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所以,你现在求谁都没有用,后悔也没有用,自己在这里反省吧,以后可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到了南方那边,你可什么都不是,如果在这样嚣张下去,恐怕连命都保不住,自己考虑清楚,这段时间我会安排府上的人,给你送饭菜,你就安心待着,也不要乱说话,更加不要口出狂言,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谁都帮不了你!你,太低估了慎庸了,你如此轻视他,有这样的后果,哥一点都不意外,已经提醒过你,你不听,哎,算了,不说了,好自为之吧!”李恪说着就站了起来。

  实在是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他不懂啊,以为一个亲王就了不起,他忘记了,现在父皇都还有儿子出生了,一个亲王算什么?只要威胁到了皇权,谁都没用。

  而韦浩从李渊的宫殿出来后,就直奔府邸,到了家里,发现爹娘已经到家了,而且姐姐们也都回来了。

  “舅舅!”这个时候,那些外甥全部围了过来,一些小的,看着这边。

  韦浩很高兴啊,马上就去拿包裹了,里面都是装着银子,韦浩分给那些外甥外甥女。

  “你也是,给那么多干嘛?”韦春娇马上盯着韦浩不满的说道。

  “高兴,都是我的外甥,尤其是那些外甥女,以后我可是享福了!”韦浩得意的说着。

  “嗯,慎庸,到这边来坐!”大姐夫崔贤笑着招呼着韦浩。

  此刻,那些姐夫正在喝茶,今天,他们可都是到齐了的。

  “我都还没有去给你们拜年,你们倒是先来了!”韦浩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算了吧,你那么忙,我们哪里是不知道的?大家聚聚就好了!”大姐夫笑着开口说道。

  “就是,你回来也没有闲过,都是在外面走动,明天你们就要走了,我们可是要过来走走!家里的那些小孩好玩了吧?天暖了,我们也去洛阳看看,看看那些孩子去!”二姐夫王启贤也是笑着说道。

  “嗯,好玩,就是有的喜欢哭,哎呦,我是不敢去啊,反正每天去看一趟,看看那些小子,等他们长大点,就好玩了!”韦浩笑着开口说道。

  “那就好,哭也没有事情,小孩都喜欢哭!”三姐夫叶成福也笑着说道,接着就坐在那里聊天。

  晚上,韦浩就在府邸里面吃饭,吃完饭,韦浩和韦富荣又去了西城那边看望奶奶他们。

  他们看到了韦浩,自然是高兴,坐到很晚,韦浩才回到了府邸。

  第二天早上,韦浩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前往洛阳了,这个时候,李恪过来了。

  “你什么也别说,能帮我会帮,但是结果如何,我没办法答应你!”韦浩看着李恪说道,李恪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李泰也过来了,看着李恪非常不爽。

  “管好你家老六,再乱说话,我弄死他!”李泰盯着李恪说道。

  “也是你家老六,他乱说话,和我有什么关系,慎庸在这里,你问他,我管过没有,骂也骂了,打了也打了,他就是这个样子,我也很无奈!”李恪此刻郁闷的看着李泰说道。

  “娘的,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李泰火大的说道。

  “好了,生气干嘛?我这就要回洛阳了!”韦浩劝着他们说道。

  “对了,姐夫,我让我府上的人,准备了一些小东西,都是给我外甥的,到时候你交给我姐,抬进来!”李泰对着韦浩说着,接着外面就有几个人抬着一个箱子进来了。

  “他还缺这些东西啊,你也是闲的?”韦浩笑着摇头说道。

  “他缺不缺是他的事情,我可是舅舅,小时候,我姐姐给我做了多少玩具,也给我买了多少玩具,我可是知道的!”李泰笑着说道,很开心,没一会,李承乾也过来了。

  “见过太子殿下!”韦浩他们马上拱手说着。

  “免了,今天就要走?”李承乾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要走了,不走的话,明天就要当值了,我肯定要去安排一下工作的!”韦浩笑着点头说道。

  “那行,我也送送你,对了,带了一些礼物,送给那些孩子们的,我是没办法离开长安,等孩子长大了,你带回来了,让他们到东宫来玩!”李承乾站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行,估计今年肯定是要回来一趟!”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这个时候,韦圆照过来了,他不知道韦浩这么快就要走,前天也来了府上,和韦富荣聊了一会,但是韦浩没在,没想到,今天韦浩就要走了。

  “哟,族长!”韦浩马上过去拱手说道。

  “哎呦,你小子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啊,我还想着请你去府上吃一顿饭呢!”韦圆照很着急的说道。

  “我这几天,谁府上都没有吃过,就是陪着我奶奶,去我大姐二姐家吃过饭,基本上都是在家里吃饭,族长,没事,下次我有空还会回来。”韦浩笑着对着韦圆照说道,李承乾也是点了点,这次韦浩回来,确实是忙,没在外面吃过饭。

  “行,改天我有空,我也去你那边一趟!”韦圆照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接着,韦浩他们就开始上马车,韦浩也不让他们去十里凉亭那边送,太冷了,没必要。

  而韦浩突然要离开长安,很多人才知道消息,纷纷骑马赶来,送韦浩,一直到出了长安,才没有遇到熟人了。

  接着韦浩坐在马车上面,看着外面的络绎不绝的马车,心里也是有点感慨,尤其是到了大桥这边的时候,是有收费的,但是守着的士兵,一看是夏国公府上的马车,马上放行,而且还要让韦浩先走。

  其他的商人开始不懂,心里还是有意见的,等看清了马车上旗帜后,纷纷下车,站在马车边上拱手行礼,都知道,这座桥,可是韦浩花钱修的,现在朝堂收钱,也是作为维护用的,所以韦浩先走,其他的人是没有一点意见,有的商人,还喊着祝贺韦浩的话,韦浩掀开帘子,对着那些商人拱手。

  “瞧瞧,咱儿子,比你强!”王氏看到了外面的情况,马上对着韦富荣说道。

  “那是,他肯定是要比我强,这才好呢!”韦富荣也高兴的点了点头。

  傍晚,韦浩刚刚抵达了洛阳,没在家里停留,直奔行宫那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