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古装言情 一世诺

第891章 龙涎玉佩

一世诺 尘尽落 4243 2021-04-15 17:2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世诺 木子小说网(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胡椒巷是一条充满烟火味的巷子。

  巷道像平直写就的一横一竖两条笔划,横竖相连,呈“丁”字型。横巷略宽,两侧有整齐铺面,飘着牛羊肉汤,馄饨和浆面条的香味;竖巷偏窄,道上挤满各式卖吃食的小摊:烫面角,炸串子,烧鸡,烤馍……等。

  尽管天寒地冻,长短巷里的食客依然不少。

  摊贩热情的吆喝混着客人的高低交谈声,白汽从屉子里飘出来搀进炭火的烟气里——浓郁的人间味道。

  马车刚停下,就有一群乞丐拥了上来。

  车夫晓得自家小姐心善,每回出来都会备上一些碎角子,遇见有人乞讨,就撒一些。

  众丐一哄而散,去抢地上的铜钱。

  一个身形瘦弱的小乞丐因为跑得慢,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栽到雪地里,好容易爬起来,地上银钱已经被同伴一抢而空了。

  小乞丐恼怒地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朝常素衣扔抛了过来。侍女青鸾眉一凛,抽出腰上软剑,刹那舞就银蛇,将迎面来的雪花片粒不留地弹飞了出去。

  那小乞丐竟然不惧,转身又捏一个雪团,朝穆典可丢过来。

  青鸾终是恼了,扬剑轻轻一拍,雪团疾速飞回,“啪”一声地打在小乞丐腿上,小乞丐仰面翻倒,跌坐在雪地上,把青鸾狠狠瞪着。

  常奇生怕青鸾气急再补一剑,连忙圆场道,“算啦,算啦,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常素衣也说道:“金叔,再给他几个钱吧。”

  车夫老金伸手去掏钱袋,那小乞丐却爬起来,冲众人做了个恶狠狠的鬼脸,转身跑了。

  常奇笑道:“罢了罢了,我看那小乞丐腰上还挂着一个玉佩,水头差是差了点,当了还能换点钱,饿不着。奶奶你第一次来,我跟你说,前面路口有一家陈婆婆牛肉汤,做得叫一个正宗,全洛阳找不出第二家来,我包管你喝了一碗,还想再喝第二碗。”

  旁边就有一个汉子接道,“哟,这位小兄弟是行家啊。不瞒您说,我是走到哪里都惦记着咱胡椒巷里这一口牛肉汤呢。”

  “同道中人啊,大哥。”常奇跟对方交握了下手,立刻就勾肩搭背上了,“走走,冲大哥这句话,今天的牛肉汤小弟请了。”

  “好好,老弟爽快人,杨某却之不恭。”

  两人乍见便聊得欢实,先前因那小乞丐生出的不欢氛围顷刻烟消了。

  常素衣舔着嘴唇,眼神雀跃,小步快走地跟上常奇。

  穆典可这时却停下脚步,“我刚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

  常奇扭头劝道,“别呀,奶奶,来都来了,喝口汤再走也不迟。”

  穆典可抬手顺了顺常素衣斗篷上的白兔毛,拍掉落雪,笑说道,“不喝了,你不嫌麻烦,就给我捎一碗。晚点我去吉云馆门口等你们。”

  转头时看了青鸾一眼。

  青鸾与常家堡的其她丫鬟不太一样,很深。方才她明显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只有那拔剑一抖的动作是出于本能,便显出功夫来——绝对是个顶尖高手。

  青鸾点头,穆典可便放心往巷子外面走去了。

  那小乞丐果然在巷口等着,见穆典可来,转身就跑。

  穆典可也不追,不远不近地落那小乞丐一段,既不至于跟丢,也不让行人看出来端倪。

  她生得美,又穿着常怀壁精心制备的衣裳,十足的雍容典雅。若不是手里拿着玄同,像极了哪家书香门第出来寻景的世家小姐。

  小乞丐跑向的是一片富人街区,一里三两户,路上行人极少。

  再往前,就几乎不见人踪了。

  “把玉佩留下。”穆典可说道。

  许是慑于她眼里的威严,小乞丐这时候开始害怕了,肩膀抖了一下,七手八脚地解开缠在腰上的龙涎玉佩。犹豫再三,还是没敢过来,把玉佩往雪上一丢,撒开腿就跑。

  “出来吧,百翎。”穆典可又说道。

  道旁一棵高大的芙蓉树上有积雪倾落,簌簌有声,一道灰白色人影贴树干滑了下来,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穆典可身后。

  “两年未见,姑娘依然好本事。是怎么猜出我的?”

  穆典可不再是明宫的圣女,百翎的语气了也就少了许多恭敬。

  穆典可漠然转身,没有理会百翎的问话,“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她的语速极快,“是不是你给千羽下的毒?”

  人在被提问的那一刹那,反应是最真实的。

  百翎没有开口,但眼神回答了一切。

  那么后面的问题就不必问了。

  穆典可伸手拔剑,古剑出鞘,没有华丽壮大的声势,没有光也没有声音——至光明者,含光敛色;至锋利者,行停无风。

  还有一句,是穆典可梦里悟出来的:上剑者,有意无形,有形无式,有式无剑。随心而出,意至剑至。可破万物。

  百翎只接住了穆典可一剑。

  第二剑,剑横长项,她仓惶横剑一挡。

  “哐——”削铁如泥的宝剑从中断开,十分干脆地折成了两截。

  这个结果是连穆典可都意外的。她只知道玄同是把好剑,万没想到锋利到这种程度。

  她抬手挥出了第三剑,一剑十二连招——千羽的不式剑,也是与千羽同一师门的百翎最熟悉的剑法,可是她无法抵挡。

  剑势尽,百翎被玄同直接拍飞,撞到了石墙上。

  第四剑起势。

  百翎终于意识到穆典可的今非昔比,尽管不愿意承认,但穆典可真的有能力只用四剑就可取了她的性命。

  她大声喊,“玉佩!玉佩有秘密!你不能杀我!”

  穆典可眼眸沉了一下,已经刺出的第四剑就势一遏,改刺为拍,翻身翔落时伸臂一抄,将那枚躺在雪地里的天狗玉佩抓在了手上。

  她的确想知道,金雁尘的贴身之物,为什么会在百翎手上?

  百翎被玄同剑身上的巨力直直从空中砸落,嵌进积雪,在地上形成一个人形坑,张嘴吐出来一大口黑血。

  穆典可居高临下地看着浑身剧烈颤抖的百翎,不说话,等她自己开口。

  “是徐…徐长老给的。”百翎终于缓过来,咽了口唾沫,压住胸口翻涌的血腥气,“玉佩传给…小公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