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穿越架空 陛下因何造反

第121章 俺这就抓你去领赏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3955 2021-02-16 10:06

  

  这也太狠了吧,一言不合即杀人,很多人都惊呆了。

“还有人敢不遵令的吗?”赵二憨提着滴血的长枪大声吼道。

雄壮的身躯立在阵前,强烈的杀气弥漫开来,很多人忍不住后退和他拉开距离。

“俺和你拼了!”有人突然叫着,红着眼就要冲过来,应该是被杀死的人的亲友,然而却被其他人抱住了。

“大首领的话便是军令,抗命不遵当杀。”

赵权等人纷纷站在赵二憨身后,高声叫着。

很多乱兵虽然不甘,迫于赵二憨的淫@威却不敢不从。

赵二憨继续发号施令,命令开始攻城。

就在此时。

“快看城头!”突然有人高声叫道。

乱兵们纷纷看去,就见城头上押出很多被五花大绑的人。

“那不是祥和号张掌柜吗?”赵权突然说道。

“对,他旁边的是永丰号刘东家,我上个月还在他家货栈打过零工。”有人接道。

“穿蓝色绸袍那个吉祥货栈李东家,俺们堡好多人替他养马。”

一时间众说纷纭,城头被押出来乱兵身份皆被认出,都是张家堡有头有脸的晋商。

“城下的军户们听着!”突然有大吼声传来,竟然是很多人在城上齐声呐喊。

“大首领,攻城吧,别听他们乱说。”赵权催促道。

赵二憨却摇了摇头:“打仗也要打个明明白白,先听听他们怎么说?”

“城下的人听着。”

“城头绑着的人你们很多人都认识,他们是城中的商户,却都是叛国投敌的奸商!”

“上个月,锦衣卫在辽东抓到一支商队,贩卖精铁火药给建奴。建奴是我大明死敌,几百万辽东百姓被建奴屠戮。这帮奸商竟然贩卖军国物质给建奴,就是通敌卖国。”

“经锦衣卫审讯,这商队属于张家口范家商行。陛下派新任宣府巡抚前来查案,那范永斗却畏罪潜逃。

经过调查后,发现违背朝廷禁令私买军国物质资敌的非范永斗一家,巡抚大人下令彻查,一经查实即查封货栈!

尔等皆是军户士兵,当知道私卖军国物质的后果,鞑虏会用奸商卖给他们的精铁打造箭矢,射到你们身上!”

巨大的吼声从城头传出,在旷野中回荡,声音传到城外乱兵耳朵中,很多乱兵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宣府位于大明前线,和蒙古人和平也不过区区数十年,鞑虏的残暴还在他们记忆当中。听着城头传来的话语,很多人深思起来。

“大首领,别听他们乱说,快下令攻城吧。”赵权急忙道。

赵二憨却没有理会他,而是凝神细听。

“私买军国物质便是叛国资敌,按照大明律皆是死罪,洪巡抚下令,对一干罪犯斩立决!”

话音刚落,就见十几个士兵举起了砍刀猛的劈下,十几道血泉喷涌,人头从城头滚落。

城下顿时有些骚乱。

这些乱兵一半以上都是张家口附近军户,很多人都在城内货栈做过活,自然知道那些人都是家财万贯地位极高的大财东,而现在,十多个大财东竟然被杀鸡一般砍了脑袋,这让他们如何不惊惧。

这一刻,很多人想到了朝廷的威严,暗暗后悔为了些许银子参加暴乱。

“有谣言说朝廷欲取消马市取消封贡贸易,皆是不法商人散布的谣言!

陛下已经下旨,会在张家口成立皇家商行,取代抚夷厅负责管理马市贸易。

洪巡抚已经下令,大量招募掌柜、账房、马夫、伙计等一应人手,在各货栈做过工有经验者优先录用,薪奉一概从优。”

城头话音刚落,城下乱军“嗡”的一声嘈杂了起来。

很多人之所以在此,就是害怕丢掉了工作失去收入,才在晋商们的忽悠下聚众闹事,试图胁迫朝廷罢免新任宣府巡抚,放弃取消马市贸易,和从前一样还能做工赚钱。

然而却没想到,皇帝竟然没有取消马市贸易的打算,为的只是查抄私卖违禁货物的晋商,又成立了皇家商行,使得大家还可以继续做工赚钱。

既然如此,闹事还有什么借口?为何还要闹下去?

一时间,很多人萌生了退意。

“他们是骗人的,想骗大家伙离开。咱们一旦散开,他们必然取消马市贸易,还会追究所有人。”突然有人叫道,却是商人们派出的心腹。

一些乱兵有些动摇,不知道该听谁的。一些人却不以为然,城下滚落的脑袋告诉他们,新任巡抚的坚决态度,这么干净利落的杀人,根本就没把城下这两万多人放在眼里,又何必欺骗大家?

“现有范永斗、范三拔、王登库......共十八个涉事商贾潜逃,宣府巡抚下令,通缉以上人等及其同伙。抓住范永斗王登库等人,赏银千两!抓住其同伙,一经核实,赏银百两。”

城头吼声继续传来,却是发布悬赏令。

城下很多乱兵忍不住心动不已。对这些为了几两银子奔波几十里上百里来张家堡闹事的穷军户来说,一百两银子也已经是一笔庞大的财富,足够一家人花上好些年。

抓不到悬赏名单上的范永斗等人,抓住他们同伙也行啊。谁是同伙?当然是忽悠他们来这里的人了。

看着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目光,那些晋商派出的代表通体生寒。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朝廷的话不可信。”赵权喃喃说道,目光却游离着,眼睛盯在赵二憨身上。

“大首领,快下令攻城吧!”赵权焦急的催促道。

只要战斗打起来,这些乱兵就没功夫乱想。

“诸位,张家堡城中有着无数的财富,几十家货栈,每家货栈里金银布匹堆积如山,打下张家堡,里面的东西都是咱们的了!咱们......”

赵权大声叫道,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突然,一只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们骗俺!”赵二憨嗡声说道,“你们说是城里的贪官害的大家伙没了活路,俺才答应当这大首领,原来你是为了打进城池抢劫!”

“俺赵二憨世代是大明军户,可不会背叛朝廷,俺这就抓你进城领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