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穿越架空 朕的丞相有喜了

第四百一十三章 陈风给拓跋桓带来的惊喜

朕的丞相有喜了 宁微染 4271 2021-02-07 20:59

  

  宋碧柏一边点着头,一边附和着,他明白苏辞墨的想法,也现在开始对自己心里面坚定的信念有所怀疑着。所以现在宋碧柏担心的事情,得要知道七皇子的回答才能知道了。

所以,宋碧柏离开了苏辞墨的房间里,二人纷纷在自己的房间里写着向上汇报的书信。苏辞墨把自己青楼里所发生的事情,都开始在书信上写着,只是有一个关键的点,那个清秀男子的身份是什么呢?听他们的对话,这个人似乎是太子的亲信,可是苏辞墨却丝毫想不出来这号人物,可能是太子幕后培养的亲信吧。

苏辞墨只能这样的推测,可是具体是什么样的人,还是得让拓跋桓去分析和判断了,而自己现在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把自己所见所闻的事情,全部给拓跋桓给汇报。

而宋碧柏这边,也在开始朝着七皇子写着信,他无论和苏辞墨怎么样的合作,他还是是属于七皇子一派的人,而此时也不能忘了本。所以,宋碧柏也只能把自己经历的事情详细的向七皇子汇报起来,只能希望七皇子看到自己的信的时候,能理智的做出判断,切不可意气用事。

宋碧柏只有这点想法了,也不知道七皇子看到自己的信有何看法,之前在和苏辞墨合作的时候,一直瞒着七皇子,其实宋碧柏心中也不忍,于是宋碧柏还把自己在这段时间做出的抉择,和苏辞墨的合作,而故意瞒着七皇子的歉意,也写在了信里面,希望七皇子可以明白宋碧柏他的苦衷。

宋碧柏笑了笑,摇了摇头,头一次,他自己发现自己现在做事情,竟然这么婆婆妈妈的,好像前怕狼后怕虎一般,这可不是一个大男人所能做出的事情,但是,宋碧柏现在还是觉得要面对自己的内心,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写在了书信里面。

不一会,苏辞墨就把信写完了,而宋碧柏也写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同时出了房间,而在院子里的陈风睁开了眼睛,看着苏辞墨和宋碧柏。

“看来,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苏辞墨看着宋碧柏笑着说道,苏辞墨其实早已经猜出来,宋碧柏会在房间里纠结着,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的就可以面对自我了,而且在这点时间里,也把他的信写好了。苏辞墨以为送信的时候,还要在等宋碧柏不少时间,可是却没想到,宋碧柏竟然和自己写完信的时间差不多。

宋碧柏这样的想法和做法,不由的让苏辞墨高看了他几眼。宋碧柏也知道之前的事情,瞒不住苏辞墨的慧眼,此时宋碧柏知道苏辞墨的能力不止表面那么简单,她的那双眼睛还能看透别人的想法,这是让宋碧柏害怕的,可是现在却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现在短时间里,苏辞墨和宋碧柏他们还是短暂的合作关系。

“这些事情,可真是让你看笑话了,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我多多少少也成长了不少,可不像之前刚来江南的样子。”宋碧柏自谦的笑了笑自己,他明白苏辞墨的想法和所说的事情。

“喏,那现在信写好了,那交给谁送呢?”宋碧柏看着苏辞墨问道,苏辞墨指了指陈风,宋碧柏明白了苏辞墨的意思,于是走向前来靠近了陈风的身边。

而苏辞墨也跟着宋碧柏一样,他们二人一起走在了陈风的身旁。苏辞墨和宋碧柏用着坚韧的眼神看着陈风,他们知道这件事情要是交给陈风会给陈风极大地压力,这些信的分量不是可以用言语能表达的。但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着陈风。

苏辞墨把信妥善的交给了陈风,而宋碧柏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把这些信都交给了陈风。陈风知道这两份信里面的意义重大,也知道这些信所代表的是什么。

“我一定会安全的把信送到拓跋桓和七皇子的手里,人在信在,人亡信亡。”陈风给了苏辞墨和宋碧柏肯定的回答,苏辞墨和宋碧柏也希望陈风不负众望的完成这件事情,而且平安的回来。

现在在江南的江南知府大人和青楼老板,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和秘密,早就被别人发现了,而且还要通知到拓跋桓和七皇子那里。接下来,只能看七皇子和拓跋桓怎么样对付太子了,一场京城的腥风血雨即将就要展开了,暴风雨来临之前,一切都是平静的。

所有的局势,都会在日后逐渐开始洗牌了,这也是苏辞墨和宋碧柏想看到的局面。俗话说,乱世造英雄。相信不久之后,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出现。

此时,陈风快马加鞭的从江南出发,他知道自己的任务重要性,于是他挑选的马都是自己最喜欢的马,只有这样才能把速度发挥到极致。

马鞭不断地抽打在马的身上,陈风伴随着耳边呼呼传来的风声,他很享受这种骑马时候的感觉,风从耳边呼啸而来。

“这两份信,可不能丢了。”陈风把怀里的信不由得放的更紧,仿佛都快贴上了自己的肌肤,这样的话陈风才能感受到这两份信带来的力量。

在傍晚的时候,陈风和信就已经到了京城,满头大汗的陈风总算用很快的速度到达了京城,这一路上他格外的提心吊胆,此时到达了京城,自己的任务就已经代表完成了一半。

陈风急匆匆的跑到拓跋桓的房间,拓跋桓看到陈风的到来,以及看着陈风满头的大汗不由得问道:“什么事情?怎么这么急急忙忙的?”拓跋桓此时并没有想到,陈风即将会给自己带来一个极大的好消息。

陈风上气不接着下气看着拓跋桓,看到拓跋桓后,陈风满意的笑了笑,一下子就瘫坐在了房间的地上。拓跋桓见状急忙的起身想要扶起来陈风,可是陈风却摆了摆手,示意拓跋桓不要扶着他自己。

再过了一会以后,陈风总算缓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对着拓跋桓说到:“我这次可给你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好消息,希望你心里有所准备。”

拓跋桓听到陈风说的好消息后,喜悦之色露出脸上,不由的多看了陈风两眼,而此时拓跋桓的心里面想着陈风要给他自己说的好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呢?难道是之前的事情?想着,拓跋桓的视线就对上了陈风的眼睛,拓跋桓的所有问题都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脸上,陈风看到了之后,点了点头。

拓跋桓这就明白了,陈风要给自己带来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事情了。“难道那件事情,有了突破性的发展?”拓跋桓急切的问着陈风,着急的神色出现在拓跋桓的脸上,这时候拓跋桓着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陈风也对上了拓跋桓的视线,陈风坚定地点了点头,从怀里面拿出了两份信来,这下拓跋桓有点疑惑的问道:“怎么会有两封信呢?按以前的常态来说,一般只有一封信啊。”说着,就见陈风从怀里的信抽出来一封信递给了拓跋桓,拓跋桓谨慎的接过去后,看着信的尾款是苏辞墨的名字。

可是,另一封信是谁的呢?拓跋桓好奇的想从陈风的手里拿过来另一封信,可是陈风却摇了摇头,用手制止着拓跋桓的行为。

陈风慢悠悠的说道:“你手中拿的那封信,是苏辞墨给你的,而我手上的这封信,是宋碧柏要给七皇子的。”

拓跋桓不由得疑惑了起来,怎么宋碧柏给七皇子要送的信,现在却在陈风的手上?陈风看出来拓跋桓的疑惑,回答道:“没办法,事情要紧,时间紧迫,我只能把信全部送到,你先看你那封信里面写的是什么吧。”此时,陈风只想给拓跋桓说的意思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拓跋桓点了点头后,慢慢的打开了苏辞墨的来信。

“拓跋桓,我要给你说的事情,是你之前让我们调查的事情,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了,关于江南的地下赌场和青楼这两个地方的真正幕后老板都是太子,这个消息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满足了你心里面的答案?”

拓跋桓看到苏辞墨写的这几行字,顿时间就坐不住了,拓跋桓看着陈风问道:“看来,这件事情,你也清楚了?那封信我想也是宋碧柏给七皇子要说地下赌场和青楼都是太子幕后开的吧?”

陈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拓跋桓所说的事情,在江南发生的这些事情,陈风无论是间接还是直接都参与了,所以他不用看这些信,也知道信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这信里面写的事情,无异于是给拓跋桓当头棒喝,拓跋桓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大脑不由得昏了起来。拓跋桓现在知道,他的计划马上就可以事实了,也知道太子的地位也即将不保了,而且京城的势力很快就要大洗牌了。

这些消息的到来,无异于是给拓跋桓一个大展宏图的机会,拓跋桓现在不知道要怎么感谢苏辞墨的所作所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