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穿越架空 雏鹰的荣耀

2,追随者

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7899 2021-02-16 19:59

  

  没有经过任何延迟,苏醒后的艾格隆带着一行人,立刻就离开了他们暂时的栖身之所,潜入到了乡村的旷野当中。

载着他们过来的马车,现在以及不得不放弃,因为他们接下来将会尝试翻越阿尔卑斯山脉,再也用不着这些累赘了。

经过一夜的休息之后,他们都已经恢复了精力,虽然在颠沛流离的逃亡当中他们都衣衫不整、形态狼狈,但是此刻人人都充满了斗志。

这是旅途的最后一段路了,只要再鼓起勇气坚持一下,他们就将会得到完美的成功。

他们很快潜入到了山口当中。

阿尔卑斯山的山道本来就蜿蜒曲折,为了躲避边境哨兵的视线,他们不得不走更加险峻的小道,所以旅途更加艰难。

他们以一字长蛇阵在狭窄的山道里穿行,时不时地还必须搭手翻越障碍,好在有熟悉当地情况的向导(或者说走私犯),不然恐怕早就在这寒冷的山脉当中迷路了。

为了保护艾格隆,他被安排在了人群的中间,而夏奈尔则跟在他的旁边。

这是对体能的严酷考验,好在艾格隆从小就接受了严格的体力训练,所以倒也勉强应付过来了,他拿着一根登山杖,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前行,一边还四处张望,观察周边的情况。

至于他旁边的夏奈尔,就没有那么轻松了——纵使她从小就干过不少活,但是她毕竟是身为女子,实在难以承受这种严酷的体力考验,而且多年来她一直都在宫廷当中生活,更加没有承受户外严酷环境的经验。

即使如此,她仍旧咬着牙默默忍耐,没有露出任何影响他人心情的弱态,努力让自己跟上主人的脚步。

不过,人的身体终究是有极限的,就算精神上再怎么坚强,终究还是战胜不了客观现实。

在行进了几个小时之后,夏奈尔只感觉自己的脚有千钧之重,她努力想要再迈动脚步前行,但身体却不争气地软倒下来。

眼看她就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艾格隆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夏奈尔。

“我们休息一下吧。”他接着对其他人下令,然后自己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搀扶着夏奈尔,来到了一块石头上坐下。

接着,他把一块巧克力递给了夏奈尔。“吃一点吧夏奈尔,你需要回复一下体力。”

“抱歉……陛下……我给您添麻烦了。”夏奈尔又是感动又是惭愧,几乎哭了出来。

“不用道歉,到现在你已经表现很不错了,夏奈尔。”艾格隆笑着安慰了她。“我都有点惊讶你能坚持到现在。不用担心,我们到现在已经很顺利了。”

看到主人镇定的笑容,夏奈尔忐忑的心顿时也消失了,她也在这种镇定当中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她吃下了这块巧克力,丝丝的甘甜让她虚弱的身体也随之快速恢复了过来。

在她坐下休息的时候,艾格隆也走到了旁边,休息顺便看看风景。

他们眼下处于山脊当中,抬头可以看到阿尔卑斯山脉的各个山峰,低头能够看到深不见底的山谷。

眼下,阳光洒落在这些白雪皑皑的山峰之上,反射出耀眼的彩色光芒,而连绵起伏的峰峦,犹如是巨龙一样盘踞在大地之上,而在山谷底则升腾着半透明的雾气,朦胧当中可以看到山脚下的村庄风光。

看着这沐浴在金色光辉之下的壮丽风光,艾格隆恍惚间有一种站在天堂俯瞰世界的感觉

“当年先皇陛下就是这样跨越山口,杀进北意大利的。”他的堂兄路易,在他的旁边低声感叹,“想必他那个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吧!”

1800年,刚刚发动政变主宰法国不久的拿破仑,带着自己的军团,抄近道越过了险峻的圣伯纳隘道,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越了阿尔卑斯山脉,杀进了富庶的北意大利,接着在那里得到了辉煌的胜利,并且最终粉碎了第二次反法同盟。

为了纪念这一次伟大的远征,拿破仑让自己的御用画师雅克-路易-大卫画下了《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系列油画,最终也成为了艺术史上的经典之作。

志得意满的拿破仑,不久之后就在1804年登基称帝,把共和国变成了波拿巴家族的帝国。

他又怎能够想得到,接下来十年帝国会盛极一时然后败亡,而后再过了十年以后,这个家族的后人们又戏剧性地重新开始了这项野心勃勃的事业!

这一次,他的继承者在做一次相反的远征,从奥地利的领土穿越阿尔卑斯山,但目标却是一致的——那就是要让这个家族再度君临天下。

这一天还有多久?艾格隆并不知道,但是他相信只要他孜孜不倦地努力,终有一天帝国的鹰旗又将重新在法兰西飘扬。

“路易,等我们来到瑞士,你有办法把我的消息传到法国去吗?”他问。

“当然可以,我们和法国那边一直都有联系渠道。”路易回答,“虽然波旁家族一直都在严厉镇压,但在军队和普通人民里面我们有不少同情者。”

“那么,有组织吗?”艾格隆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毕竟他的支持者哪怕再多,如果没有组织的话那也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起不了什么作用。

“有一些组织……不过我们联系并不多,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路易的眼神变得有些闪烁起来,显然连他也吃不准到底还有多少有用的支持者。

“那么,想办法把消息传到法国,让他们尽快派几个代表来瑞士见我。”艾格隆用登山杖轻轻地敲击了一下地面,发出了一声沉闷的轻响。“我要尽快让他们知道我的存在——以及,让他们知道,我值得他们效忠。”

“好的,我会尽快去办的。”路易点了点头。

顿了顿之后,他又开始劝艾格隆,“不过陛下,您逃出奥地利的消息此刻一定飞速在欧洲各地流传,法国那边会尤其紧张,所以他们想要过来的难度会很大……所以如果人数不够多,您也别灰心失望。”

“这个确实是事实。”艾格隆轻轻点了点头,“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愿意过来的人,其忠诚自然也可以保证。我可以把他们当成最初的火种。”

接着,他拿起登山杖,指向了下方变幻的云雾。

“路易,如今法国虽然暂且平静,但是我想这份平静是持续不了多久的,波旁家族不受国民的尊敬爱戴,如果他们跟路易十八一样注意妥协那也罢了;可是现在的查理十世国王却是一个死硬的保守派,他跟一切非贵族的阶级作对……我想他的日子绝对长不了。所以我们需要尽快活动起来,发展自己的组织,以便在这个王朝再次崩塌的时候,想办法去捞取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

在历史上,波旁复辟王朝因为查理十世的倒行逆施,结果在1830年被起义推翻,波旁家族在法国的统治也随之彻底崩塌。不过,现在的历史线因为艾格隆的种种作为已经发生了些许的改变,所以艾格隆也并不能准确预测查理十世国王的统治到底什么时候完蛋,但是历史的大趋势目前还没有改变,这位国王的统治必然会激起各个阶级和复辟王朝的全面对立,最终被推翻。

所以,艾格隆也不能迟疑,从逃出来的第一天开始,就必须考虑怎样去从中牟利。

“您说得也相当符合我的判断。”路易轻轻点了点头,对陛下的话深以为然,“不过,具体怎么办,还是得听听法国那边的人的判断,在这里我跟您推荐一下特雷维尔侯爵——这位老将军是我们非常热心的支持者,而且他人脉深厚,足以成为我们重要的帮手。”

“特雷维尔侯爵?”艾格隆皱着眉头思索,他觉得他好像在上课的时候听说过这个名字。“是那个骑兵将军吗?”

片刻之后他想起来了,特雷维尔侯爵是一个骑兵将军,在1806年以后追随拿破仑作战,因为屡立战功而被自己的父亲封爵,并且随同他参与了倒霉的征俄战役,并且一起见证了帝国的崩塌。

在他上课时,凡是提到这位将军的时候,评价基本都是骁勇善战,而且忠诚可靠。

如果这样的话……倒确实值得信任。

不过拿破仑已经倒台这么多年了,他原来的忠心部下投靠波旁家族的不计其数,即使是拿过了他无数恩惠的元帅将军们,也大多转换门庭对国王效忠。

所以,他还是本能地抱有一些怀疑。

另外,就他在纹章学上所学到的历史知识,特雷维尔家族是法国一个非常高等级的贵族世家,曾经可以自由出入凡尔赛宫廷,深得历代国王的宠信,这样的家族里的成员,居然会铁心忠诚于波拿巴家族?实在有些难以想象。

“特雷维尔侯爵原本是公爵次子,没有机会继承爵位的,是先皇陛下给了他恩宠,封他为侯爵,还给了他一大笔钱和土地作为恩赏,所以他内心当中对我们家族一直感恩戴德。”路易小声向艾格隆解释,“自从波旁家族复辟以后,他一直不肯向国王效忠,结果因此被罚没了大笔家产,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选择退役隐居,我想这足以证明他对于波拿巴家族的忠诚了。”

顿了顿之后,路易又加了一句,“我之前去过法国一趟,还受到过侯爵本人的亲自接待,他对我表达了对先皇的推崇,另外还亲口保证继续效忠于拿破仑二世陛下……所以我想,一旦得到了您逃出奥地利的消息,他一定会欣喜若狂。”

“是这样吗……?”艾格隆心里大概有底了。“那好,那就着重邀请这位侯爵吧,我需要这种又有能力又有威望的人来为我效劳,这种人一个能顶一百个。”

“您说得太对了,陛下!”路易重重点了点头,“特雷维尔家族是贵族名门,纵使侯爵本人跟王朝决裂,但是他的家族名望和关系都还在,别的不说,他的亲哥哥特雷维尔公爵就在王朝当中任职,位高权重,我想侯爵能够通过这副关系网来为您博取更多的支持。不过他们兄弟两个,因为政见分歧太大,目前倒是没有什么来往……”

“哦?”艾格隆大为惊讶。

看样子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一些。

兄弟两个,哥哥效忠国王飞黄腾达,弟弟死硬效忠波拿巴家族,宁可过落魄的生活也不妥协……

特雷维尔侯爵的忠诚真的有这么牢靠吗?还是说这是一种两面下注的伎俩?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并不重要,不管这种忠诚是来自于对恩赏的感恩戴德,还是来自于两面下注的家族选择,至少这个特雷维尔侯爵值得好好拉拢一番。

他不在乎别人是为了崇高的目的还是卑鄙的目的来为自己效劳,只要对方有用就行了。

他又看了看远处壮丽的风景,然后结束了对话。

“好了,剩下的我们到瑞士之后再详细谈谈吧,休息这么久已经够了。”

接着,他走到了夏奈尔的身旁。

“夏奈尔,好点了吗?我们走吧。”

“我已经好多了,陛下,走吧!”夏奈尔勉强自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来帮你吧。”艾格隆揽住了她的手臂。

“陛下?”夏奈尔有些惊慌。“请别……”

“你的健康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不允许你因为逞强而倒下。”艾格隆一边说,一边不由分说地搀扶着她一起往前走。“如果你觉得内疚,那以后就继续忠诚于我吧。”

“好的……陛下。”夏奈尔感动得几乎哭了出来,不过她再也没有推辞,而是靠在了主人的手臂上。

为了不让少年人太费力,她努力鼓起自己剩余的力气,让自己步履尽量平稳一些。

而艾格隆则搀扶着她继续穿行于山间的小道,有时候甚至直接背她跨越障碍。

他如此珍视夏奈尔,是因为她是他目前唯一一个真正的追随者,全心全意地忠诚于自己。

他不喜欢跟每个人都尔虞我诈算计来算计去,但是他心里知道,以后他的生活,大概率就会充斥着这种令人讨厌的东西。

既然这样,夏奈尔就更加显得宝贵了……自己终究不想活在一个提防所有人的环境里。

就这样,一行人在山间的羊肠小道当中走走停停,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也渐渐地从明亮变得阴暗了起来。

狂风开始肆虐呼啸,阿尔卑斯山脉撕碎了自己温柔的面纱,开始向这些旅行者们展露的狂暴一面。

艾格隆带着夏奈尔,顶着狂风继续前行,夹杂着雪粒的风,刮得他脸上生疼,踩在积雪上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碰到艰难困境——自从出生以来他都在享受宫廷生活,即使到了奥地利以后也是如此,虽然自由受限但是生活待遇上并没有多少差别。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了。

这就是你自愿冒的险,这就是你自愿付出的代价。

你不能往后退,也没有退路了!

带着一股强烈的气势,他咬着牙一路前行,他无所畏惧。

就在即将入夜的时候,他们走出了最后的山谷,然后面前突然豁然开朗。

在朦胧的夜色下,他们的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小的村庄。

这村庄其貌不扬,甚至有些简陋,几乎和山另一边的奥地利村庄毫无区别。

但是艾格隆眼中,它似乎正围绕着一层耀眼的光环。

……他已经来到了瑞士境内了。

旁边的人们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欢呼。

但是艾格隆努力压制住了自己想要大声喊叫的冲动,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欢呼的时候。

在积雪山脊上,他抬起手杖,然后高举到了半空。

是的,新的世界,自由的世界,我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